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三國:劉大耳,你敢偷我的馬-第二百一十八章大勢已去!

三國:劉大耳,你敢偷我的馬
小說推薦三國:劉大耳,你敢偷我的馬三国:刘大耳,你敢偷我的马
夏侯惇率领的大军,足足有十万人之多。
这些援军一旦冲杀过来,势必能将反叛军包饺子!
听到这振奋人心的号角声,所有虎豹骑又重新燃起了斗志,拼命挥砍。
“公子,大势已去!”
“夏侯惇携大军已至,我等快逃吧!”
此时,袁熙身旁的部将急切的道。
他太清楚夏侯惇来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后果了。
反叛军的实力不强,本就是通过出其不意和人数众多来打算尽快杀了曹操。
一旦失去了这个优势,那反叛军便会成为任人宰割的肥羊。
“我不撤!”
“我隐忍了如此之久,就是想要为父报仇!”
“可如今,大仇未报,我怎可放弃?”
看着就近在咫尺的百香阁,里面就藏着自己最痛恨之人。
今日什么都准备好了,可为何还是没能成功?
自己家破人亡,而曹贼却逍遥法外,如今还封王封公,日子如鱼得水。
他怎能甘心?
但即便不甘心又能如何?
袁熙苦笑一声,抽出宝剑,冷声道:
“家破人亡,大仇未能得报。”
“吾,也无颜苟活人世!”
说罢,袁熙便要自刎。
白川见状,急忙举起长弓,朝着袁熙的方向射去:
“不能让他死!”
随着“当”的一声,
袁熙绝对不能死。
现如今关于此番刺杀的事情疑点重重。
单凭一个袁熙,怎么可能能做到在偌大的洛阳城中积攒如此之多的士兵来刺杀曹操?
他又是怎么可能知晓曹操的动向,好提前做准备的?
诸多疑点,都需要拷问袁熙得到答案。
否则的话,毫无头绪。
一旦袁熙死了,那事情便会变得不一样了。
前来保护曹操的有谁?
夏侯惇率领大军从后方杀到,与袁熙最近的只有白川和许褚。
许褚是什么人谁都清楚,典型的一根筋。
那曹操极有可能会将他的死联系到自己身上。
为何只有自己前来保护?
又为何自己来到之后没多久袁熙就死了?
于情于理,白川都不会让袁熙自杀。
之后,还需要撬开他的嘴,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为何?”
“你为何要阻挠我!”
袁熙怒目圆睁,死死盯着正弯弓搭箭的白川。
毁了自己的计划,救了自己杀父仇人的人,都是他。
如今,他居然还不让自己自尽。
这是何等的屈辱。
“兀那小子!”
“若有来世,我定当追汝之魂!”
袁熙悲愤交加,冲着白川嘶吼道。
白川对此丝毫不在意。
放狠话的人多了去了,若是放狠话就能杀人的话,只怕自己都已经死了几百遍了。
眼看着大势已去,无力回天,袁熙只得率领大军,在绝境之中寻找一丝一毫突围的机会。
然而,这种机会根本不存在。
夏侯惇率领的十几万大军,可不是什么杂兵。
身为跟随曹操前来封王之师,夏侯惇选用的都是军队中精锐中的精锐前来的。
里面的士兵,不说身经百战,也都参与过不少次的战役。
这种士兵,根本就不是袁熙草草集结的反叛军能比的。
虎狼之师将反叛军团团包围,水泄不通。
根本没有一个杂兵可以逃脱他们的围困。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袁熙见大势已去,只得放下手中利剑,看着当空皓月:
“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此时的曹操也从百香阁走了出来。
见此情景,曹操沉声下令道:
“记得抓活的,直接送到钟繇那里。”
“任何人都不可探视!”
“孤要查,把这洛阳城查的天翻地覆!”
这一次,曹操当真怒了。
反了,简直就是反了!
曹操此番前来洛阳,不是没做好被人刺杀的准备。
因此,曹操做好了各种防范措施。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想要刺杀自己的居然是袁熙。
更没想到的是,袁熙居然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
自己此番前来百香阁,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而袁熙却能如此精准的布下计划。
显然,是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还有人在提供情报!
这反叛军的核心根本不是袁熙,而是另有其人!
最让曹操愤怒不已的事,是这提供消息之人,在曹操自己身边。
生性多疑的曹操,最痛恨的便是自己身边有人背叛。
此番,曹操必定要掘地三尺,也要从自己身边将这个人给揪出来。
“魏王,反叛军已尽数诛之,袁熙已伏法!”
……
这一夜,整个洛阳火光漫天,哀嚎遍野。
无数尸首在百香阁和辎重营处倒的七零八落。
“此战虽胜,但孤心痛啊!”
曹操看着遍地的尸首,不由得悲痛的道。
虎卫军一千余众,一战过后死伤近乎八成,只剩下二百来人。
虎豹骑五千众,阵亡近乎过半。
许褚、曹纯等将领更是遍体鳞伤,尤其是许褚,为了保护曹操,身上刀剑伤近十几处。
这些反叛军虽说战力不强,但胜在奇袭,而且数量众多。
虎豹骑没有马匹,实力实际上是大打折扣的。
虎卫军则是吃了人数不够的亏。
但换来的战绩也极为可观。
绞杀四万余名反叛军,活捉袁熙。
但失去了这么多精锐,即便自己毫发无伤,但曹操实在是笑不出来。
“去告诉钟繇,一定要严加审讯!”
“无论如何,都要将幕后主使找出来!”
曹操咬紧牙关,怒目圆睁的道。
这还是白川第一次见到曹操这般。
以往的曹操,无论多愤怒都不形于色,如今如此,足以看出他心中怒火有多强烈。
“景明,这次多亏有你。”
“若不是你,恐怕孤的命就陨在百香阁了。”
下令完毕,曹操转过身来对白川道。
白川淡然一笑,沉声道:
“这都是为人臣子应当做的。”
“只是可惜了虎豹骑……”
说实话,不光是曹操,连白川都有些心疼。
这些虎豹骑也好,还是虎卫军也好,各个都是兵中精锐。
各个都是百人之将,经过重重选拔才加入的。
如今痛失如此之多的精兵,着实可惜。
最主要的是,虎豹骑现如今还是自己管辖。
之后选拔新兵,也是颇为头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