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綜武世界的宋青書 李十三章-第四百零九章 謙謙君子,淑女好逑

綜武世界的宋青書
小說推薦綜武世界的宋青書综武世界的宋青书
胡斐与袁紫衣,其实刚认识不久。
他本来学了他父亲胡一刀留下的家传武功,正想出山为父报仇。
但是刚出山,就得知了郭靖被阴谋暗算,朝廷要对北辽大举动武的消息,便暂时改变主意,加入了进来。
加入不久,他便收到了第一次任务,去干掉一队侵扰辽东的北辽骑兵,这才跟同样要去执行任务的袁紫衣相遇。
这一路上,袁紫衣得知了他的身世和武艺,对他青睐有加,屡屡骚扰,若即若离。
胡斐一个刚刚出山的单纯小伙子,哪里经历过这阵仗,直接就被袁紫衣撩的不要不要的,情根深种。
这次程灵素下毒干掉了那队北辽骑兵,他们返回的途中,又遭遇了一队北辽骑兵的追杀。
他为了避免袁紫衣出事,当机立断留下断后,让袁紫衣和其他人先走。
结果他拼尽全力甩开那队北辽骑兵赶回来时,却见袁紫衣在向其他人示好。
这让一腔热情全都系在袁紫衣身上的胡斐,感觉他的小心脏,被人用手狠狠地捏了一下,痛不欲生。
“你要亲手下厨给我做饭?”
宋清书用眼角余光,看见胡斐这傻小子,痛不欲生的样子,心中泛起一丝恶趣味,朗声回应道。
“没错,我学过一点厨艺,还没给人做过饭呢,宋公子你是第一个,希望你不要嫌弃。”
袁紫衣见宋清书终于有所回应,一脸娇羞地说道。
她的心里,其实在暗暗得意。
她就知道,男人对有美人愿意为他素手调羹这种事情,是无法拒绝的。
再加上她强调的第一次,还不得把宋清书撩的怦然心动?
刚才拒绝宋清书带来的影响,很快就能烟消云散了。
而胡斐听了两人的对话,就感觉心被千万支利箭给扎的千疮百孔了似的,当真是透心凉。
袁紫衣竟然要把她的第一次,献给别人!
即便是第一次下厨,他也无法接受。
“袁姑娘,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对我颇有好感,又去跟其他男人示好?”
憋不住的胡斐,直接出声质问道。
他完全想不通,明明他们只分开了一小会儿,还是为了给袁紫衣断后而分开的,情况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哦,还有这事?”宋清书见胡斐终于发作了,更加来劲地又添了把火,挑眉说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既无婚配,宋公子又是我的救命恩人,请他吃顿饭有什么问题吗?”
“倒是你,少自作多情,我们只是刚刚碰到的队友,都不怎么熟悉,何来对你颇有好感一说?”
袁紫衣本来想跟胡斐留点余地,让他保留念想的。
但是宋清书这么一掺和,就把她逼到了墙角。
異世醫仙
袁紫衣权衡一番后,便咬了咬牙,直接说出了一段冷酷无情的话。
惡魔寶寶鬥上腹黑總裁 小說
“袁姑娘……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呀,这到底是是为什么?”
胡斐见袁紫衣如此无情,脸色变得无比苍白,难以置信地喃喃念叨道。
袁紫衣见他这模样,暗暗翻了个白眼。
还能为什么。
之前她撩胡斐,那是看中了他的身份和武艺,再加上胡斐颜值还可以,看上去是江湖后起之秀的样子。
现在碰到宋清书,胡斐立马就被比下去了。
论修为,论样貌,宋清书可一点都不比胡斐差,甚至要强上许多。
入学佣兵
而且宋清书刚才还拿出了两种珍贵的丹药,给一群刚认识的江湖中人疗伤。
这又充分说明,宋清书家底颇厚,为人豪爽。
两个人摆在一起,傻子都知道应该去撩谁!
“袁姐姐,这里伤者颇多,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还请你过来帮忙。”
正在为伤者疗伤的程灵素,一心二用,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看胡斐脸色苍白的样子,有些不忍,开口说道。
胡斐再让袁紫衣打击下去,恐怕要直接崩溃了,还是把袁紫衣支开,让胡斐缓一缓比较好。
“……好的,程家妹子。”
“宋公子你可否答应小女子的邀请?”
袁紫衣闻言,心中暗恼。
程灵素都这么说了,她要是不去的话,那就显得她非常刻薄,可不利于她在宋清书心目中的形象塑造。
所以她只能答应下来,趁还没过去,又问了一遍。
“袁姑娘你诚心相邀,我自然要答应。”
“这位程姑娘救治伤者,应该也很辛苦,要不我们三人一起吃吧?”
宋清书看了眼程灵素,点头答应下来,把程灵素给拉上了。
他对袁紫衣没什么兴趣,但对程灵素兴趣颇浓。
要是他贸然接近,心眼颇多的程灵素,恐怕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拿袁紫衣当幌子,一切就自然的多了。
“……这自然可以,我与程家妹子可是非常亲近的。”
袁紫衣闻言,眉头微皱,转眼间又笑靥如花道。
程灵素在她看来,并算不上什么对手,带她一个也无所谓。
只是她哪里知道,她已经成了宋清书接近程灵素的工具人。
两人一起施救,再加上两种灵丹妙药,药效确实极好,很快就帮那些伤者稳定住了伤势。
神医王妃 久雅阁
他们担心北辽骑兵又回来,立马带上伤者,回到了城内。
“宋公子,我这便去买菜做饭,你可以先在城内逛逛,半个时辰之后过来吃饭。”
刚回城,袁紫衣便迫不及待地给宋清书做饭去了。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这个道理,她可是清楚的很。
她亲自下厨做一道美味,还愁拿不下宋清书这个武林中的高富帅?
“谁之前说,不会去撩人家姑娘的,现在是什么情况?”
袁紫衣走后,令狐冲凑过来,搭着他的肩膀挤眉弄眼道。
“这你都没看明白嘛,哪里是我在撩人家,分明是人家在撩我。”
“你这种没有被美人撩过的人,是不会明白我的烦恼的。”
宋清书一脸惆怅地说道。
令狐冲看着宋清书欠揍的样子,差点被憋出内伤。
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咯咯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现在看来已经变成了谦谦君子,君子好逑了,当真是有趣的紧呢。”
旁边传来一道娇笑声,娇柔无比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异常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