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通天遺囑,其實我有個義兄!-第二百六十六章 悟空,上路!相伴

洪荒:通天遺囑,其實我有個義兄!
小說推薦洪荒:通天遺囑,其實我有個義兄!洪荒:通天遗嘱,其实我有个义兄!
吼!
一声虎啸响彻山岗,玄奘慌不择路,直接跌落到一方昏暗陷阱深坑之中,直接昏迷了过去!
果然如观音所言,唐王赐下的护驾侍卫保护着玄奘刚刚出城,不过走了几十里路,在一无名的小山中直接被五六十个妖魔埋伏,全都杀了个精光!
玄奘策马而逃,慌不择路,这才坠落陷阱之中!
等他苏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妖魔绑好了带到了山中洞府,正看着妖魔大快朵颐,吃着那些随从护卫的血肉!
正当他以为自己此行就要丧命于此的时候突然间一道白光摄入洞中!
沉迷于kiss的伏特加
一白发仙翁出现,一脸不屑的看向那些妖魔。
“妖魔无忌,胆敢残害无辜!”
“今日就收了尔等性命!”
乍一见到这白发仙翁出现,洞中的妖魔一个个毫不犹豫的张牙舞爪扑了上来!
咻!
太白金星拂尘一扫,这洞中五六十号妖魔全都身首异处!
堂堂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对一些连地仙境界都没有的普通小妖简直是易如反掌!
玄奘这时候已是目瞪口呆,终于看清了死尸倒地的众妖魔真身,却是一些野猪精、野牛精,熊罴等等野兽猛禽!
万没想到,刚刚离开大唐界,竟然就看到这诸多妖魔群舞的乱象!
太白金星直接潇洒上前解救了被五花大绑的玄奘。
“这位应该就是东土大唐前往西方雷音寺取经的圣僧了吧?”
“小仙太白,奉玉帝之名前来庇护一程!”
玄奘得了解脱,连忙拜谢。
“原来是太白上仙,贫僧这厢有礼了!”
“未曾想刚刚除了城,车马随从竟然就被这样一群妖魔捉了吃了,实在是吓煞贫僧了!”
虽然嘴上说着害怕,可太白金星看这家伙分明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
不由得心中多了几分疑惑。
若真是寻常人,莫说是等到看着妖魔吃人这一幕,便是见到了也能被吓破胆去!
可这和尚非但吞吐自如,眉宇间更是不见分毫后怕惶恐。
不过太白金星倒是没有点破,只是笑着回礼。
“圣僧此去西行取经,自是一路艰险!”
“这些小妖魔自关外可是随处可见,越是西去越是危险,莫不如圣僧就此返程,也免去苦肉之痛,身死之难,何必执著西去呢?”
太白金星有意出言试探,他认定这和尚定然出身不俗!
原本天庭也正疑惑,不知道为何两百年间竟然会有十个和尚前仆后继的想要西行取经,毫无头脑!
说不定能够从这个表现不俗的和尚身上问出一些端倪。
玄奘闻言却是连连摆手,目光坚定的很。
“贫僧西去乃是为了夙愿,教化众生!”
“若是被妖魔吃了,歹人杀了,定然是贫僧修行不到,命中当有此一劫!”
“可若失了本心,那就是放弃了道心追求,自是万万不可!”
修行?
太白金星微微皱眉,饶是他见多识广,这时候也感觉有些看不透这和尚了。
“圣僧,小仙可有一事不解!”
“今日若不是小仙恰好赶来解救,圣僧怕是就要丧命在这群妖魔口中了,又怎么说是修行呢?”
“难道,小仙的出现也是圣僧你的修行不成?”
听了这和尚说话,太白金星实在是觉得荒唐可笑。
明明是一个身无长物的穷酸和尚,随时都哟可能被妖魔吃干抹净,偏偏还好意思说是自己的修行?
玄奘却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笑着点头。
“仙家出现,未必是无意为之,若是有意前来,那又是为何?”
“能够引来仙家庇护, 这何尝不是贫僧的修行呢?”
此言一出,太白金星顿时愣在原地。
一时间他竟然无从反驳,甚至下意识的感觉这和尚说的有道理!
天下和尚那么多,每天死的也不少。
可自己偏偏没有去救其他人,反而是出现在这里,不正是玉帝下令让他特意前来搭救的么?
若说是这和尚的修行,虽然勉强,却也不无道理。
二人一边交谈,一边从妖怪洞府之中走了出来。
祿閣家聲 小說
玄奘执意替那些随从护卫收了尸,做法事超度,连带着被太白金星打死的妖魔也一并入土为安,超脱罪恶!
见到这一幕,太白金星心中不由得大呼这和尚是个蠢的。
若不是为了玉帝法旨,他断然不会救这么一个疯子。
太白金星匆匆拜别玄奘,不过并没有真正远去,反而是不远不近的跟着,想要看看这和尚所谓的修行,接下来难不成还会有人恰好出现解救他不成?
当然,为了玉帝的法旨,危急关头他肯定还会出手,可他想要看看,要是自己不在第一时间出手,这和尚的修行还会不会灵验!
玄奘做完超度法事,再度只身一人上路。
没等他走出这座山,之前遇到妖魔的时候被惊走的马匹突然间自我返回,欢快的回到他的身边,顺从的拖着他继续西行!
见到这一幕,太白金星直接看的目瞪口呆!
“怪事怪事,这畜生受惊,又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返回被吓到的过的地方?”
“难道是特意回来接这和尚的?”
“这事情透着玄虚,莫不是这和尚没有那么简单?”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小說
“不可能,一定是巧合,畜生又怎么可能会有这等觉悟!”
太白金星可是靠着自己一步步修炼到如今这等境界,他可不信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能够靠着巧合抗住一路上妖魔鬼怪的忌惮!
复行数日,玄奘一人一马来到了一座峻岭高山!
吼!
刚刚步入山林之中,突然间狂风大作,三只斑斓猛虎毫无征兆的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目光凶恶的盯着玄奘这一人一马!
马匹被百兽之王的凶恶之气惊吓,直接尥蹶子掀翻了玄奘,不顾一切的撒腿就跑!
玄奘从马背上跌落下来,行礼却同样是被受惊的马匹带走了,整个人拄着禅杖艰难从地上爬了起来,三头猛虎却已经将他团团包围!
见到这一幕,躲在暗处的太白金星冷笑一声。
“不是说修行么?”
“前边的妖魔有本星君替你躲了过去,现在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寻常人见到猛虎,必然已经被吓尿了,可玄奘却好似并不畏惧,只是双手合十,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
吼!
可猛虎不通人性,直接一声怒吼扑杀了上来!
太白金星皱起眉头。
这荒山野岭的,他要是还不出手,和尚可就真的要被猛虎撕碎了!
果然,什么狗屁修行,都是骗人的吧?
可既阻碍他即将动手的时候,突然间好似感应到了什么,顿时满面惊愕!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