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txt-第二百八十二章 藏劍藏劍,被藏起來的劍閲讀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众所周知,美少女的目光是没有杀伤力的,小洛SIR万法不侵。
小洛SIR笑了笑道:“恭喜藏剑姑娘凯旋而归。”
藏剑只是轻哼了声,只感觉这声恭贺没有办法诚意……像是嘲弄的。
少女自己心中也不爽啊。
堂堂【准王座】,在小世界以大欺小居然还差点翻车,尽管名剑本体全部破损让她攻击力大打折扣, 尽管黑雨的手段相当诡异……但车翻了就是翻了。
“你识不识得这是什么?”藏剑直接将那圆盘取出问道。
这小洛是个能够和【盘古】瞎几把乱聊的谜语人,藏剑老早就将这小洛当作是次元虚空旧时代之前苟到现在的神级老怪物了……都是老怪物了,多少知道点什么吧?
“【天书】。”小洛SIR想了想道,“在【苍蓝】,传说只要凑齐【天地人】三书,就能够控制【苍蓝】的命运。”
“命运?”藏剑怔了怔, 眉头轻轻一蹙道:“你说的是小世界的意志?说来也奇怪, 我来了这么长的时间, 好几次动用小世界临界点的战力,世界意志都好像没有找上我……这世界的本源意志发生了什么状况吗?”
“我也很好奇呢。”小洛SIR道:“藏剑姑娘曾经也在【苍蓝】呆过,或许你会比我更加了解一些。”
藏剑轻哼道:“这个世界的【我】早就封号了,我哪知道这么多?”
说着,藏剑打量着夺来的【天书】圆盘。
打黑雨的时候,她就向着这圆盘狂砍了一顿,早就发现了这圆盘的不凡之处……可她没能在这圆盘上感应到小世界意志的存在。
说什么凑齐了三本书就能掌控小世界的命运,多半还有猫腻。
小說
“这东西,你要不要?”藏剑冷不丁问道。
小洛SIR想了想后微笑道:“藏剑姑娘想要什么?”
只见藏剑二话不说就将【天书】圆盘给扔到了小洛的面前,淡然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道,“藏剑姑娘可真是大方。”
——大方个鬼!
藏剑没好气地盯了一眼,淡然道:“这东西,你如果真要,早就动手抢了……伱要抢也就没我什么事情, 我就当做卖個破烂,你要是有良心的, 就不要坑我。”
说是在的,对于小洛…对于洛老板来说, 【天书】也好,【地书】也罢,哪怕是三合一的【天地人】三书,对于他来说与废纸无疑。
这是小世界的【剧本】,只有留在小世界之中,只有在阿赖耶的手中,才有它的价值。
改剧本这种东西,当然是甲方爸爸让编剧改的呀!
不强行加戏,还叫什么甲方爸爸哦?
小洛SIR此时想了想,便直接道:“藏剑姑娘,可否借【星辰沙】与你的名剑一用。”
借【星辰沙】藏剑几乎没有迟疑,但将名剑借出,她本能地就不怎么愿意……这无关乎思考,纯粹是自己与名剑间早就培养出来的羁绊。
但迟疑过后,藏剑便隐约明白对方想要做些什么,便一脸不舍地将名剑一柄柄的取出,如同葛朗台似的,一把一把地数着,慢吞吞地放了出来。
“你…你温柔点。”将最后一柄半成品的【轩辕夏禹】也递出了之后, 少女冷不丁幽幽地说道。
“我会小心的。”小洛SIR莞尔一笑, 伸手随意地抓起了【七星龙渊】之间,指尖在剑刃之上轻轻游动。
只见少女突然身子像是僵硬了些似的……那瘫坐在地上,乖巧与害怕双重限定的魔剑剑灵姜葵此时分明看见了藏剑的耳后根处红…红了一下?
姜葵狐疑地打量着。
只见小洛SIR此时轻抚摸着【七星龙渊】上破损的纹路,似乎是在思考着从何下手般。
藏剑禁不住道:“你…你能不能快点?”
小洛SIR突然看向了她,眨了眨眼睛道:“藏剑姑娘,原来你与这些名剑……”
三国网游之诸侯争霸
少女顿时死死地瞪了一眼。
小洛SIR想了想便同时将所有名剑都驱使到了身边,藏剑先是一惊,一下子这般剧烈她未必扛得住,但自己与名剑之间的联系此时却突然之间中断了似的……突然只见的巨大空落感,让藏剑不禁为之色变。
不安,恐惧,忐忑。
但见小洛SIR挥手让【星辰沙】破碎,化作了一团星雾,随后吹向了破碎的九大名剑……整个过程,藏剑都无法获取任何名剑的反馈。
一道道剑鸣声响起,欢愉雀跃,名剑有灵,此时一把把名剑投怀送抱似的,绕在了小洛SIR的身边盘旋飞舞。
当星雾与名剑最终融合之时,只见每一名剑之上,竟是幻化出了一道少女的身影……这些少女身影,与藏剑相似,却又各有不同。
它们或是纯情,或说火热,或是冷傲……但此时,显化而出的少女们,脸上都洋溢着一一股满足的余韵。
藏剑此时张了张口,社死般痛苦地捂住了眼睛撇过了头去。
——西八,她们怎么全跑出来了!
“好了,回去你们主任的身边吧。”小洛SIR轻声说道。
这些名剑真的有灵……有毒,临走之前,宛如小动物求lo似的,纷纷在小洛SIR的掌心中摩擦过后,才依依不舍,老爷车似的慢吞吞地回到了藏剑的身边。
刹那间,那与名剑中断的联系再一次恢复,只见藏剑突然化作了一道剑光,直冲天际而去,瞬间破开了这倒悬空间,消失不见。
“小哥哥,你真强!”姜葵不禁张了张口,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我从未见过姐姐落荒而逃的模样。”
外挂仙尊
小洛SIR随意地看了她一眼。
魔剑剑灵顿时心中一个咯噔,“我这次可没有使坏!”
小洛SIR却冷不丁道:“看来,成为剑灵的好像不仅仅只有你一个。”
姜葵此时脸色一沉。
那一柄柄的名剑显化剑灵时,她又怎会没有看见?
“呐,小哥哥,我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吗?”
……
荒凉的粉色沙漠大地,一道剑光突然自空中迸射而出,随后一头撞向了一处风化沙丘。
沙子破开,剑光直接没入了埋藏在了沙丘的洞窟之中。
只见少女此时此时紧抱着双臂,身子哆嗦着靠墙而坐了下来,粗喘着气息,喃喃自语道:“该死,明明扯断了联系,避免了过程的感受,可没想到……”
她知道小洛是好意的,看穿了名剑与自己血肉相连的关系,所以才在中途切断了双方的的关系。
可这群名剑…这群小婊砸治愈回来之后,居然集体造法,将积攒下来的欢愉之感疯狂爆发了出来!
简直就像是连续……了九次一样。
少女此时大脑几乎要炸!
“你们够了,我才是你们的主人!”少女此时一声冷哼。
九道名剑之光此时自少女的体内飞出,一道道锋利无比的剑气,瞬间将洞窟切割得堪比尘埃似的……湮灭!
它们最终回到了藏剑的身边,安静地悬浮着,不时地发出一道懒洋洋的鸣动。
“倒是…强化了不少。”
……
……
粉色的沙漠里,一道光门缓缓出现,随后小洛SIR先一步走出,这之后则是沉默不语的魔剑姜葵。
只见藏剑此时就盘坐在了这片沙漠之中,神色平静,似是已经入定。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没有搞我九次!
少女此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同时看着小洛SIR与魔剑姜葵,淡然道:“差不多,是时候了结我与你之间的孽缘了……过来吧。”
姜葵依然沉默不语,也没动作。
藏剑道:“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想要的……脱去魔性之后,我会想办法帮你重入轮回,让你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姜葵忽然冷笑道:“这样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了,对吗。”
藏剑道:“我已经在小世界之外,而你始终只能在小世界之内沉沦……自我离开的那一刻起,就该恩怨两清。斩断了这一段孽缘之后,从今之后,你的生命中不会有我,你会过得更加的快乐。”
“我就不可以吗?”姜葵面无表情地问道。
藏剑眉头一皱。
姜葵进一步道:“我哪一点比你身边的这些剑差了?是我不够锋利吗,还是我不够坚硬?我到底那一点比那些破烂差了?”
藏剑淡然道:“我当初想要打造的,应该是一柄王道之剑,可惜阴差阳错,【飞蓬】战死,作为姜葵的你带着绝望与仇恨跳入了【飞蓬】的铸剑炉之中……魔剑诞生。”
“王道之剑很好……魔剑难道就差了?”姜葵不禁凄然一笑:“这么多年了,难道我就白等了?”
藏剑缓缓地吁了口气,却什么话也没说,而是一指挥出,名剑之光瞬间化作了囚笼,将姜葵彻底禁锢了下来。
大唐第一村
“你要做什么!”姜葵惊叫。
藏剑道:“你有你的转世,这是属于你转世的人生…你应该,接受新的生活。”
姜葵却突然放弃了反抗般,凄然一笑,“你果然,不是我的【飞蓬】姐姐……她不会这样对我的。”
只见藏剑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但很快散去,“让过去成为过去。”
名剑之光变得璀璨。
囚笼之内,姜葵的脸色愈发的煞白,她深深地看了藏剑一眼,一咬牙,便道:“小哥哥…你动手吧,我决定好了。”
闻言,藏剑不禁眉头一皱,下意识地看向了小洛……一种不妙的感觉,让藏剑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她这种级别的虚空强者,对于危险的预感相当的敏锐……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藏剑便直接化作了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剑光瞬间远遁数公里之外…数公里之外,【星门】已经打开,她甚至想要彻底逃离这个【苍蓝】世界,遁入次元虚空!
刷!
剑光瞬间穿透了【星门】。
藏剑此时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然而下一秒她却大脑轰的一声——明明已经穿透了【星门】本应该进入了次元虚空的她,此时竟是再次地回到了原地之中!
“你…你要做什么。”藏剑禁不住神色凝重。
小洛SIR则是淡然道:“姜姑娘希望我能够对你作出一些调整。”
“什么意思?”藏剑眉头大皱,一股更为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洛SIR道:“简单来说,姜姑娘的意思是,让【飞蓬】作为你的主体……让除了【飞蓬】之外的任何关于你的传说,都重新分配,作为辅料的角色。”
“怎能……”藏剑神色骇然!
如果将一个虚空强者比作是天地,那么这种做法就等于重启天地,重新分配地火水风……这天地依然还是这天地,然而山河却不再依旧!
公主的秘密绯闻(境外版)
她的主体传说,是战国时代春秋第一铸剑世家的传人,一身立志要铸造出神州十大名剑……【飞蓬】不过是她众多【传说】中的一角,而且还是铸剑失败的一角,作为灵魂构成,顶多只是边角料的部分。
虽然对于主体的影响是有的,但却无法左右主体的任何……这次斩断与姜葵的缘,藏剑心中会有些难受与不舍,但也顶多只是一阵子,过后甚至会神清气爽,念头通达,总体来说,还是有利的成分居多。
让【飞蓬】作为主体?
“你不能做这种事情!”此时,感受着【飞蓬】的情感开始无限地扩大,将其余【传说】人格都挤压到了边缘,已经严重威胁自己的主体部分,藏剑已经不顾风度地尖叫出声,“虚空统一传说的个体是自由的……你不能这做,你不能破坏这种规矩!你这样是对万千虚空强者的蔑视……你,你会成为虚空强者最大的敌人!你……”
【飞蓬】渐渐觉醒,藏剑的声音越发的虚弱…她好像要永远沉睡似的。
“你不能…你不能……”
小洛SIR幽幽地道:“藏剑姑娘,姜姑娘也是这样不愿意就此消失的吧……我所做的,与你所做的,也没什么不一样。”
“你不能……”
……
她安静地站在了那粉沙之上,宛如一句空壳似的……名剑之光的囚笼早就消散了,姜葵此时默默地站在了她的身边。
“我姐姐她,怎么还没有醒来?”姜葵忍不住问道。
小洛SIR淡然道:“她的人格被打散了,此时要以你心目中的【飞蓬】重新组合起来,自然是需要一点时间。”
“那…那要多久?”
小洛SIR看了【藏剑】一眼,随意道:“快了。”
姜葵张了张口,好一会儿才迟疑着道:“小哥哥,你…你真的对我做过什么吗?为什么连这种事情,你都能答应帮我?”
“知道吗,每一个人。”小洛SIR此时目光仿佛透射除了这混沌之,甚至于【苍蓝】,甚至于次元虚空,“我说的是每一个个体,他们都拥有成为独一无二的资格,比如藏剑姑娘……这是每一个生命最基本的权力。而我,将【你】的这一份最基本的权力给剥夺了。”
“我…我不懂。”姜葵不禁摇了摇头。
小洛SIR轻声道:“总之,我让你变得不完整就是了。”
姜葵怔了怔,隐隐之间仿佛感受到了真的失去了什么般,心中突然落空。
就在此时,【藏剑】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目光茫然地看了眼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姜葵的身上,“小葵……”
姜葵身子轻颤,那是她念念不忘的呼唤。
千年?万年?
……
……
那年她十七岁,成为姜国第一剑圣与铸剑师。
那年她十六岁,是姜国的小公主。
那年她在城墙上看着她出征,一去不归。
“终于…等到你了,姐姐。”
不知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