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蜀山軼事 起點-【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閲讀

蜀山軼事
小說推薦蜀山軼事蜀山轶事
到了八十年代,国家更加重视发展科学事业和科技教育,现在孩子们学的科学课在那个时候叫自然课,是小升初考试三门主课之一,满分50。
教自然的林老师是个很特别细心而且注重实干的人,为了激发学生学习自然的兴趣,很多教具都是自己制作。林老师住在学校后面的宿舍里,不上课的时候,就自己想办法找材料做各种各样的标本、模型、挂图、实验用具。每次从办公室窗前路过,大家经常能看见老师在专注地制作标本,处理细节的时候更是一丝不苟。
如何守护温柔的你
鹅、鸭子、兔子、猫……林林总总的动物标本就这样一件件“诞生”了,除了动物标本,他还用花、草制作了大量的植物标本、各式教具不下百余件。因此上林老师的课,大家能够亲身体验的机会都比较多。
林老师喜欢利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见缝插针地开展科学启蒙教育。
她还在校园中竖起了一株高高的木杆,木杆上方安装了一架自制的风速仪,在学校办起了红领巾气象站。让参加气象小组的学生们天天观察气象变化,每天把数据写在一张纸上,每个月订成一本,天天不间断。
林老师告诉大家,气象工作看起来只是记录数据,而气象预报也就是参照了这些大数据。在气象小组,她让学生记录气温,最高气温、最低气温、云量,天气晴朗还是阴天,根据记录预测一下明天的天气情况。
通过这样的课外活动,林老师指导学生自制观察设备、收集数据资料、分析天气情况,气象小组的预报结果一段时间后慢慢能和合肥市气象台的数据基本吻合了。当时的查询天气预报还没那么发达,学生们每天记录好天气写在学校门口的小黑板上,附近居民走过路过都要来看一下。
看到自己做的事情能得到应用,大家都很自豪、特别有成就感。长二小的老师就是这样,各有各的教学方法,各有各的教学特色。
张不论就是在这样一些老师教导下度过的五年级上学期,以后很多年张不伦都觉得很有意思。
但是就是在那一年他相当佩服的一个偶像许世友老将军去世了,那是一个相当能打而且特别爱喝酒的老将军,在张不伦那时的心里,那都是永垂不朽的人物。
张不伦一直都记得许老将军好几个有趣的故事。
田园小王妃 西兰花花
1905年2月28日,许世友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市新县,自幼家贫。后来,机缘巧合,许世友进入嵩山少林寺学艺。在少林寺的日子里,许世友勤学苦练,成就了一身硬功夫,特别喜欢大刀。1926年,许世友怀着一腔报国为民的热血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他忠肝义胆的“刀客”军旅生涯。
战神狂飙 一念汪洋
许老将军曾七次参加敢死队,五次担任大刀敢死队队长,在攻城拔寨的“肉搏战”中,屡立奇功,人送绰号“大刀敢死队长”。
1931年春,蒋介石派亲信岳维峻率领号称“模范之师”的国民党34师围剿红军。面对34师的孤军深入,红军决定集中五个团的兵力,连夜突袭驻扎在双桥镇的岳维峻部,给对手来个出其不意!许世友所在的28团承担了正面突击的重任,他决定再次举起敢死队的大旗,直捣敌军最中心。战斗中,敌人不但占据有利地势,空中还有飞机掩护,子弹像雨点一样洒来。许世友带领敢死队一个弹坑一个弹坑地匍匐前进,当突到距敌方工事100米时,许世友猛然跃起,大喊一声:“同志们!杀啊!”便带领战士们与敌军拼刺刀。许世友挥舞着大刀,顷刻间便消灭了好几个敌人,战士们一看,士气更盛,最终活捉了岳维峻。
1933年10月,许世友任红四军副军长兼25师师长,率部在四川抗击刘湘等川军对红四方面军的“六路围攻”。在长达四个月的防御战中,许世友身先士卒,常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一把纯钢的大刀,竟被砍得缺锋卷刃。在红军突破嘉陵江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亲率敢死队,手提一柄钢刀直捣敌阵,斩敌36人。事后,众多首长感叹:“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
抗日战争中,任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面对鬼子的武士道也毫无惧色。一次,许世友率部径直冲入敌阵,日军眼见大势已去,但一个鬼子军官仍不死心,拔出佩刀,要和许世友“单挑”。结果,许世友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单手提刀只一回合,便要了那鬼子性命。领袖曾评价道:“许世友是员战将,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老将军一生爱酒。
由于许世友和陈再道是亲密的朋友,而且两人都爱喝茅台酒,有兰段时间,不管谁弄到茅台,就会通知对方前来畅饮。往往是每人面前放一瓶,不用酒杯,也不要下酒菜,边谈边喝。酒兴上来’,论军事,议政事,讲述古往今来,评说历代英雄豪杰。许世友在一次喝茅台议历史时说道:“不懂民情难为相,不懂地形难为将。诸葛亮作相可以,作将不行。”
“喝茅台,酒流到哪儿,哪儿就觉得舒服,有一种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感觉,不刮喉,不像别的酒满嘴钻。”
“是啊是啊,其它酒喝多了就感到头重脚轻,弄不好会摔跤子。”陈再道接着说道。
两人喝得高兴,便开始论武。
陈再道说:“老许,都说你武功了得,可我的罗汉拳也不孬。罗汉拳是五大名拳之一,是中华传统武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武者,武功也,为功夫,是体;术者,拳术也,为技术,是用;两者不可分,武与术是相合而盲;武则有术,功以拳显。”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小说
许世友笑道,“老家伙,当我不知道,你是在背拳谱上的话。我也会,禅宗罗汉拳讲究拳禅一体,功夫与技术相结合,有养身与技击双重作用。度心为善,禅也;禁人为恶,拳也。这也正是罗汉拳最大特点:强身立命,禅心悟性。”
陈再道来了豪情,“还有呢,罗汉拳的武与术,是在练习桩架、修脉、行气、运劲、发力、念力、灵力、法力、神通的基础上,进一步练习套路。在练习套路的过程中,以意领神,无人当有人,反复操练,规矩认真地练,再结合三乘九次第功夫要领,反复练习,久之必得其术。”
许世友嘿嘿一笑,“一旦真功练到手,罗汉拳技击之术也就有了,整个过程是‘脱胎换骨,易筋洗髓,出神人化’‘三乘功夫九种次第。因此,一定按罗汉拳之本来面目与步骤练习,否则难得罗汉拳之真谛。”
他俩边喝边谈,直到面前的茅台酒瓶空了,把最后一滴酒滴进嘴里,才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住所。
1985年10月22日,时年80岁的许世友逝世。陈再道将军闻之,喃喃地说:“老许走了,再也没人和我喝酒论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