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荒事 txt-第96章 試探底線熱推

荒事
小說推薦荒事荒事
第二天,丁可文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他起身坐起,却发现床的一边边,庄晓萌坐在凳子上,正趴在他的床边上熟睡。
丁可文的心里顿时一阵感动,他这半辈子,除了母亲赵秀兰以外,还没有第二个女人为了他,这么全心全意的彻夜的守候着他,而今天,庄晓萌便成为了这样的女人!
南三石 小說
她依旧穿着那件红毛衣,只是经历了刚刚有西伯利亚寒流袭来的第一个晚上,也不知道她感觉到冷没冷。丁可文尝试着起来,准备到旁边的挂衣架上,去拿她那件厚厚的毛呢外套,给她披上。
不料,就这一丝丝的动静还是干扰到了庄晓萌,她微微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问道:“可文,天亮了吗?你……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丁可文感觉他现在的状况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他点点头,关心的问道:“你就这么……这么的在我房间里,睡了一个晚上?你……你这样冷不冷啊?”
“这样挺好啊,至于冷不冷,那也要看是睡在谁的房间里了……”庄晓萌起身回答着,似是无意,又似是有意的挑逗着,说出些有一点点暧昧的话题。
不,不!庄晓萌觉得自己就是故意的,在这样一个毫无和女性相处经验的男人面前,她自然会说出一些引人遐想的话出来。更何况,现在庄晓萌身边的这个男人,似乎对她这样的话题,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反感和抵触!
既然没有反感和抵触,那自己为什么不多说一些呢?
嗨,我喜欢你
丁可文当然知道庄晓萌的意思,可是一个尚未离婚的女人跟他说这些,不免还是差了点意思。
“要是你想永远的睡在别人的房间里,那你首先考虑的,就是离婚,不然,没有人愿意逾越这条红线。”丁可文不卑不亢的说着。
说完这些,丁可文再一次后悔起来,他干嘛要和这个女人说这些?这不是明显给对方一个机会吗?而自己仅仅是因为,庄晓萌那么多次的帮助他,那么细心照顾他,开始对她抱有喜欢和幻想吗?
丁可文的话听起来就是一种暗示,一种可以左右庄晓萌想法的我们暂且认为的表白!
“放心吧!我会离婚的,并且我会为以后所爱的那个男人,生一个孩子的。”庄晓萌自然知道三十多岁的男人希望得到的是什么,她一语中的的击中了丁可文的要害,这也正是丁可文这个年龄段的单身汉最羡慕别人的。
当然,丁可文并不知道,她嘴中的所爱的男人是谁,可是,他已经慢慢的感觉到,庄晓萌对自己所有的帮助和关怀,已经不仅仅是同村邻里仰或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了。
“别说了,表婶婶,你还是赶紧去叫醒梦兰和小振,今天是星期一,她们不是还是要上学去的吗?”丁可文提醒着庄晓萌。
庄晓萌却不以为然,她紧盯着丁可文问道:“你又叫我什么?表婶婶?……”
那严厉的目光似乎在无声的谴责他,丁可文忍不住哑然失笑道:“对不起,我倒忘了,没人的时候不应该叫你这个的,应该叫你庄医生……”
“这又不是在医院,叫什么医生,以后,以后,要不你就叫我的名字——晓萌吧!”庄晓萌有一些不满,她进一步提出来她的要求,她想彻底试探一下这个表面看起来不谙世事的男人的底线!
爱情游戏:总裁缠上我
如果丁可文选择不反对,或者默认,那她大概率的就知道这个比她小几岁男人心中的所想了!
“晓萌?……”其实,丁可文只是不由自主的把她说出来的话重复了一句,他后面的那句“那不太好吧?”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庄晓萌就抢先的答应着:“对,对!以后你就这么叫!就这么定了……”
丁可文顿时傻了眼,有一种强迫的被生米煮成熟饭的感觉……
庄晓萌则不然,她几乎是笑着离开他的房间的,因为她已经完全明白了丁可文的意思,她确信在不久的将来,她将会彻底的征服这个看起来还有些青涩的老男人。
……
在他们返回到金葫芦乡班线车停靠点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各走各的,因为,这里已经随时可能遇到他们可能遇到的熟人,尽管他们之间还没发生什么,但是避人耳目还是应该做的。
丁可文刚回到家,母亲赵秀兰就告诉他说:“昨天,团结过来找你玩来了,我说你不在,他说今天再来。”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小說
团结是他们这条巷子里的人,他家住在这条巷子里的最东侧,他的父亲母亲都是民办老师,所以给他起了一个学名叫李昶,因为“昶”字是一个比较不常见的字,以至于很多年以来丁可文都误以为他的学名叫李旭。他比丁可文小两岁,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记得有一年秋天霜降以后,他们正卷着煎饼在巷子里津津有味的吃着。这时候团结看见隔壁家李大爷外出倒垃圾,家中的院门没有锁,他便提议着:“可文哥,我们去李大爷家偷偷的摘一点棠梨吃吧,那东西可甜可好吃了。”
棠梨这东西非常稀少,很小的时候丁可文的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一点点,丁可文尝过,那味道涩涩中带着一股子甜甜的,至今让他难以忘怀。
“行!那咱们就去,不过要速战速决,不然被李大爷回来抓到,就不好了……”丁可文点点头,又不忘嘱咐着团结。
于是,两个人来到了李大爷的院子里来,那棵棠梨树挺高的,土黄色的果实坠满了枝头,以他们俩当时的身高根本无法够及!幸好棠梨树下有一个用石头和薄板石垒起的猪舍,站在猪舍薄板石平平的屋顶上,就能很舒服的将果实摘下来。两人急忙爬到了猪舍顶上,放下手中的煎饼,慌慌张张的摘了起来。
刚摘了没几下,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李大爷回来了,赶紧走……”
他们被吓的慌了腿,有点“丢盔弃甲”的扔下各种东西,逃离了现场。
等丁可文跑回家,他才发现他的手里只攥了一小把的棠梨,没几下就吃完了,而最让他感到后悔的是,自己刚才吃的那一大个的煎饼,竟然也忘记丢在了李大爷家的猪舍顶上,更重要的是,那煎饼里卷的,可是母亲赵秀兰为他刚刚煎的两个热乎乎的鸡蛋!当然,作为小偷的他,再也没有勇气和胆量,去李大爷家找回那一大个美味的煎饼了!
事后,丁可文耿耿于怀,不时的感叹,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长大之后的团结和他走了不同的路,他父母的思想主导和源源不断的经济支持,让团结复读了三次初三,上了四年高中,最后考上了一所大学。环境的改变,也让他们两个渐渐的疏远起来。
这几年听说他在一个大城市里的广告公司上班,这次,怎么就想着回家找他玩了呢?
丁可文有一点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