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復活帝國-第525章 對簿公堂,致命一擊熱推

復活帝國
小說推薦復活帝國复活帝国
受南乡军政枢的召集,时任赤锋首席执政官靳思民自赤锋星出发,率一支小而精的舰队离开南九星系,远赴南乡星团行政主星而去。
这南乡星团行政主星位于星团中心区域,周边大多都为赤锋伯刘安的封地食邑,只一小片永久隶属于帝国皇族的行政星系孤悬其中。
倒不是赤锋伯有割据为王的野心,而是南乡星团在最近一次沦陷又重建后, 本就是这样的格局。
首長吃上癮 小說
将南乡伯刘氏一族的封地居于中央,以对周边作节制之态,有助于为这边陲之地维持绝对集权,尤其利于在混乱跌宕的临战区维持人心稳定,以及统治权威。
只要南乡伯不做乱,那整个南乡星团依然会严格执行帝国的征召命令,不至于阳奉阴违,更不必皇族禁军跨越星门前来征讨敦促。
一吻定情:降服恶魔老公 小说
换言之,如今的南乡伯刘安在整个星团内一言九鼎的地位, 本来就是帝国皇族因着局势、地理位置、战争态势的需要顺水推舟的施为。
南乡伯刘氏一族经过经年累月的休养生息与快速发展,到了刘安这一代,触摸到封侯晋爵的门槛本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是这一片小小星团内的堂皇大势,不可违逆。
算算日子,在安稳多年后,南乡星团的潜在大战危机也在不断拔升。
百余年前,升华者在另一条战线取得重大成果,本也极可能转道这边,以南乡星团这一角为突破口, 再次大军压境,又长驱直入对机械帝国内里的区域大肆杀戮劫掠,疯狂削弱一次帝国实力。
所以, 在这星团内扶持出一个更有实权,更一言九鼎的侯爵出来,便于到时候直领皇族命令,遥制星团,呼应它区, 联动作战。
说白了,这就是区域化的中央集权战时体制。
也正因着揣摩透了皇族中枢这般心思,刘安才敢在南乡星团内肆无忌惮,从不顾忌。
彼女之念
任重这赤锋伯的横空出世,看似是为帝国添一英才,更有天选者的传言冒出头来,可实际上还是在南乡星团内破坏刘安的集权,隐性破坏了帝国的战前大局。
任重这赤锋伯最终的命运能如何,其实还得两说。
……
作为一场专利官司,法庭上的事情没什么新鲜,无非是各自举证,罗列研发过程,以证明这东西是出自自己之手而已。
不得不承认,靳思民携带的证据链十分完备,从行星改造之前发现歼星蚁无故作乱为开端,再到一通猛炸后奇迹般地发现竟有少量改了性的歼星蚁残存为引子,又到后面多年辛苦钻研, 不断试错,不断融合, 硬生生将一场偶然变故化为赤锋族的天大机遇,最终得来隐形涂料这独门专利产品的整个过程。人证物证影像证据全部齐全,无一处疏漏。
等被告方罗列完毕所有证据,又到原告方粉墨登场,来自南山律师事务所的知名大律师不愧闻名遐迩的顶级讼棍,
先是引经据典罗列法度,然后又讲到奥古斯都一族是怎么从无到有创造出歼星蚁这隐形涂料的前置生物。
奥古斯都科学院这边提供的证据链不遑多让,详实至极。原因很简单,歼星蚁确确实实是被奥古斯都科学院这原告方以极为巧妙的手段和惊人的科学能力,深度融合了生物科学、机械科学与晶片科学而成。
这是确凿发生过的事情,并非纯粹杜撰。
但说完了前半段,大律师在后半段就开始“胡编乱造”起来。
早在之前,南九c星上曾有歼星蚁活跃的事情便已在南乡星团十分闻名,不少人都有得知。但过去时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是南乡伯的手段果然狠辣,不留后路,明面上按照帝国的规矩给赤锋伯留了发源星球,暗地里却授意南九子爵来个釜底抽薪,只不过被见招拆招了而已。
这观念在人们心中算是心照不宣但又确凿无疑。
但现在同样的事情换了个角度,再由舌绽莲华的南山大律师说出来,却成了另一个味道。
这人在法庭之上指着靳思民,声色俱厉地呵斥连连,只说赤锋伯城府太深,手段太狠,早在抵达南九星系之前就已经在奥古斯都科学院中找到内应,并让这内应悄悄将歼星蚁的实验室样品投放到南九c星上。
看来赤锋伯是要自毁长城,但其实一切尽在掌握,早早就定下了先用歼星蚁初步改变星球形状,再用链锁核聚变爆炸来完成清场与改造的计谋。赤锋伯的根本目的只不过是虚晃一枪,又给南乡星团内的其他人营造成一种南乡伯刘安没有容人之量的假象,可谓一石多鸟。
再到后来什么所谓的歼星蚁在核聚变中发生的特殊变异,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的变化,那也只不过是赤锋伯的托词。
事实上,早在清缴歼星蚁之前,赤锋伯就已经拿到了完整的隐形涂料配方。
后面只不过是发现可以将歼星蚁与四等母皇舰的巨殖细胞结合起来,再用生物方法去合成,可以压低制作成本,同时又能规避原本的竞争对手的技术专利而已。总之,从结果去反推合成过程,肯定更容易。
至于赤锋伯手中的配方从何而来,毫无疑问,也是利用商业间谍窃取了南九子爵奥古斯都氏的资产。
表面看来,是赤锋星更早完成量产,依仗正在于歼星蚁的这点机缘巧合之下的巧妙变化。
但隐形涂料的真正发明者,奥古斯都科学院却是有苦说不出,难以自证清白。
因为当时奥古斯都一族手中的隐形涂料的产能尚且停留在实验室级,没办法大规模地工业化生产,所以很难证明赤锋伯才是窃贼。
但现在,时机已经成熟。
大律师又拿出另一条证据,正是奥古斯都科学院刚刚完成的那条工业化规模生产线。
受到这件事鼓舞,格鲁恩·奥古斯都才敢站出来请南乡军政枢的最高法庭主持公道。
其实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会觉得南山大律师的辩词错漏百出,漏洞极多,但遭不住整个首席法庭上上下下早已被刘安安排得明明白白。
与此同时,刘安更亲自出马,绕过文渊博与从上而下辖制南乡星团的帝国皇族沟通,立下各种利益交换,并大手一挥承诺下在接下来的战争总动员中会拿出来的绝对兵力,以换得帝国皇族对这官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延续之前的中央集权战时规则。
首長吃上癮
于是乎,在这法庭之上,屁股歪到了天边去的大法官与陪审团竟然只简简单单核实了一下双方各自提供的产品样品,确定了双方产品无论是物理特性,还是化学特性亦或是最终的涂装效果都一模一样,然后就要强行将赤锋星判负。
法庭给的理由也非常简单。
整个南乡星团的人都知道奥古斯都氏从上千年前便已经开始在研制歼星蚁。
那么作为歼星蚁的附属产物,隐形涂料最早的版权肯定属于奥古斯都氏,逻辑上就该这样。
至于为什么赤锋星可以直接利用变种歼星蚁进行生物合成,奥古斯都科学院反而只能利用十分复杂的路径,耗费庞大的能源,并如同虚空造物那样利用磁场牵引法一点点去拼接出产品来,当然是因为奥古斯都科学院运气不好,未能得到变异歼星蚁,所以原本尝试的生物合成技术失败了,只能小规模产出,未能工业化量产而已。
当然,靳思民肯定不会乖乖认栽,而是同样让来自赤锋星的专业法务人员据理力争,各种剖析,各种推敲,各种质问。
这一通官司说来简单,但其实整场官司还是整整持续了七天,并且局面也不是突然倒向格鲁恩,而是在整个法庭内外各方势力的不断推波助澜与引导之下,慢慢转移了过去。
然而,就在即将宣判的瞬间,却竟然又有另一场官司打响。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这场官司的被告方居然还是赤锋星,只叫人大跌眼镜。
等到官司的具体内容公示出来后,却让吃瓜群众们分为无语,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原告方没有什么大来头,却仅仅只是南乡星团内一个不上不下的男爵。
当初赤锋星将隐形涂料这东西对外打出广告,不少人虽然有心尝鲜,但却又由于不敢得罪南乡伯刘安而迟迟没下订单。
倒是有一个位于边陲之地,远离南乡伯封地的世袭男爵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莽了一把。
说来也是凑巧,这男爵家族虽然有世袭爵位,但多年以来由于始终没能找到靠山,在南乡星团内总处处受制,处处受到压迫,以至于经年累月之下是一年不如一年,到了这一代,居然已经有破产的危机。
新上任的男爵的老父亲因为心情郁结想不开,索性拒绝冷冻沉眠,一直荒废如日醉生梦死,早早就去了。
当时这老男爵最年长的继承人甚至未成年,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屁孩。
这小屁孩虽然稚嫩,却又是个十分早慧,并且极有雄心壮志的人,不甘心看着自家就此败落,变成个“安乐男”。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小男孩心下一狠,自己搞了一条小船,偷偷从家族星球出发,跨越遥远的距离落到了赤锋星上,并且得到了当时赤锋星首席执政官鞠清蒙的接见。
鞠清蒙被这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的决断感动,索性亲自做主,将工厂里首批产出来的产品以半价卖给了小孩男爵。为了保护小男爵不被南乡伯盯上,鞠清蒙还额外吩咐他千万小心使用,别被其他人知道你买了赤锋星的产品,我们也不需要你这点广告效能。
豪门霸婚 小说
随后,这小孩男爵却也不用隐形涂料来伪装战舰增强战力,反而是再散家财购买了大量小型运输船,再给这些运输船全部刷上隐形涂料,又耗费重金将其利用远程星门统统甩出去,专门到帝国境内那些自然环境复杂,治安极度糟糕,甚至是帝国与三方敌对势力交战的前线去做一些上刀山下火海的物资运输任务,干起高危物流这行业来。
时间转眼到现在已过五十于年,曾经的小男孩终于长大成人,曾拉过他一把的首席执政官鞠清蒙又沉睡了多年,当初差点完全败落的男爵家族靠着所剩不多的族人与忠仆的五十年刀头舔血,非但缓过一口气来,更又精进许多,反倒是将家族封地所在的行星一口吃下,甚至还敢觊觎外部闲置的殖民行星,以进一步扩张人口与生产力。
有着这样的过往,按理说赤锋星该是这小男孩的救命恩人,恩同再造,说什么也不能状告赤锋星。
但谁也不曾想到,就在小男爵集中运输舰队,穷尽家族之力奔赴战争前线,接下一个重大运输任务,准备奋力一搏鱼跃龙门完成阶层跨越时,意外突生。
原本运转得好好的隐形涂料涂层在太空中突然失效,正卡着战场缝隙偷偷潜行的运输舰队立刻被一个朝圣者智者的远程雷达发现,派遣来追击部队,追杀得运输舰队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细数下来,数千艘小型运输舰竟只逃回不足百艘。小男爵的族人与子民损失惨重就罢了,还耽误了重要的军事物资运输, 引发前线一场小小挫败。
时代中的一粒沙落到个人肩膀上,那就是泰山压顶。
小男爵被前线军方追责,为了保命不得不赔了个底朝天,更又被当场削去世袭爵位,成了个终身男爵。
小男爵曾经对赤锋星有多感激,如今便有多恨,拼着一条命不想要,也要状告赤锋伯虚假宣传,害得他家破人亡。
在小男爵提供的原告证物里明明白白写着有鞠清蒙签字画押的合同。
这合同上又明明白白标注了隐形涂料的稳定运行周期是五千年。
“五千年?我呸!这还没到六十年,就全完了!如果只是某一艘运输船出了故障,我也就认了,只当是我的人维护管理出了问题,用得不恰当。但前后不过三天误差,数千艘舰船全盘完蛋。我也仔细看了战报,正是先上涂装的舰船先完蛋,后上的后完蛋。当初我全部加装涂装的总耗时,刚刚好也正是三天!”
“所以,赤锋族这虚假宣传清楚明白。明明只有五十来年的寿命,居然敢说五千年!这也就算了,还不肯提前告知我。骗得我好惨!我死不瞑目!”
这场官司一起,被惊到的却不只是外界人士,就连暗中坐镇后方操盘全局的任重心情却也有些沉重。